爲唐時茶具,由盞與托組成。盞爲敞口五缺荷花形,弧腹壓印五棱,圈足。托似一舒展荷葉,四邊微微卷起,淺腹,圈足。盞托相合,全器宛若出土荷葉托著朵盛開的荷花。胎質細密,釉色瑩潤欲滴,爲越窯秘色瓷中珍品。

盞的造型猶如一朵盛開的蓮花,口沿作五瓣花口弧形,外邊壓出內凹的五條瓜棱,使光素的器面産生了層次分明的節奏感,質樸大方。盞托呈四側邊緣稍內卷的荷葉形,充分顯示出荷葉的一派盎然生機。盞托和杯盞形成一體,上下形態呼應,構成了一個生動、和諧的整體。

胎質細密,通體釉色飽滿青翠,呈清水般湖綠色,釉色瑩潤欲滴如冰似玉,釉面均勻而薄,胎釉結合緊密,其釉色之美,令人傾倒。爲國家一級乙文物。

喇叭口,長頸,溜肩,瓜棱腹,矮圈足;肩部對置十棱短流與扁帶狀把。施滿釉,釉色青黃。出土時與唐“大中二年”雲鶴壽字紋碗同在。胎質致密,釉色青黃滋潤。

執壺是壺的一種,因壺的肩部有手持的把手,使用時以手把持而得名。出現在唐代中期,到了唐晚期,其造型開始沿著兩種形式演變和發展。一種瘦長,成瓜棱形;一種腹圓,流變長。

敞口,翻沿,弧腹向下內斂,淺圈足。碗內壁劃飾三朵盛放的荷花。通體施青黃釉,釉色光亮細膩。碗外壁有少數棕眼。

越窯的制瓷業生産進入繁盛狀態,青瓷造型穩重,釉色滋潤典雅,裝飾技法新穎多變,花紋多樣,構圖美觀,制瓷技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階段。這一時期的裝飾技法有劃花、印花、堆塑、褐色彩繪、镂雕以及金銀飾等,花紋有荷花、荷葉、魚紋、葵花、雲紋、龍紋等。

下內斂,淺圈足。碗內壁劃飾三朵盛放的荷花。通體施青黃釉,釉色光亮細膩。碗外壁有少數棕眼。

杯口呈海棠形,弧腹,圈足。內壁兩側及兩頭分別刻劃寫意荷葉四朵,筆法簡練,線條流暢柔和,富有生氣。釉色青翠晶瑩。出土時與唐“大中二年”銘文碗(殘)同在,是晚唐出現的新品種。

出土于市區和義路唐碼頭遺址,爲唐代晚期作品。杯口呈橢圓的海棠形,內壁兩側及兩頭分別刻畫寫意荷花四朵,筆法簡練,線條流暢柔和,富有生氣,釉色青翠晶瑩。出土時與唐“大中二年”銘文碗(殘)同在,是晚唐出現的新品種。這種海棠式造型,大者爲碗,小者爲杯。

直口,溜肩,長瓜棱腹,平底。肩部一側置雙複系,對置一帶棱流,系與流之間上腹部置一銎。帽狀鈕蓋。

通體施釉,釉色青綠,釉層肥潤光亮。

爲唐代晚期作品。和義路唐碼頭遺址出土。

通體施釉,釉色青綠,釉層肥潤光亮。

此造型的壺在上林湖唐代窯址中也有發現。小鈕蓋精致可愛,多棱長流略顯誇張,瓜棱壺身瘦長,上腹部附著的方銎和貼附的的矮系,讓人感覺敦實可靠,如果裝上精致的木柄,使用起來一定方便應手。無論是造型還是釉色,該器都算得上是一件精美的唐代越窯青瓷器。

盒口內斂,直腹,圈足;盒面呈圓弧形微鼓;子母口。施滿釉,釉色青綠細膩。爲盛放梳妝用品的容器,全器廓線柔和弧曲,精巧典雅,不愧爲當時風行的上品梳妝用具。

盒似蓋碗,盒口內斂,折腹,矮圈足。蓋呈帽式,蓋面正中置一圓鈕,子母口。施滿釉,釉色青黃,有細微開片,線條圓滑,造型端莊穩重。

盒,是日用器皿中的重要産品。唐代早期還很少見到,到了中期,出現了平底盒、圈足盒。上林湖唐晚期大量出現,常見的有粉盒和油盒。越窯瓷盒造型千姿百態,釉色溫潤優雅,裝飾豐富精美,使用功能齊全,至今令人贊歎不已。

和義路碼頭遺址出土的越窯蓋盒,盒似蓋碗,盒口內斂,折腹矮圈足,蓋呈帽式,蓋面正中置一圓紐,子母口施滿釉,釉色青黃有細微開片,線條圓滑,造型端莊穩重。另一件越窯油盒也是唐代越窯精品之一。

枕面呈橢圓形,中間嵌以絞胎,爲褐色靈芝紋,下部以伏獸爲座。青釉,晶瑩滋潤。絞胎裝飾是當時越窯燒制工藝中向北方借鑒而成,較爲少見。

絞胎瓷始創于唐代,是唐代瓷器燒造技術的一項新創造。采用黑胎土和白胎土混合在一起制胎,拉坯成型,目的是塑造出像木頭紋理一樣的效果,上釉後燒造成絞胎瓷。由于兩種胎體燒造條件不同,對工藝的要求很高,産量不大。

脈枕是中醫大夫診脈時放在病人腕下,起襯墊作用的用具。此件絞胎靈芝紋伏獸脈枕,枕面呈橢圓形,中間嵌以絞胎爲褐色靈芝紋,下部以伏獸爲座。這種工藝是當時越窯向北方窯場借鑒而成。該器晶瑩滋潤,是唐代越窯瓷器中的珍貴制品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